Chelsea

《自由在高处》——《看电影还是哭电影?》读后有感

回忆两年来去电影院的原因,无非是消遣娱乐。真正喜欢的电影都是独自一人在家看。对于作者对《唐山大地震》的评价,我只能说大众过分感性,而作者也是理性到让人难以接受,但至少作者的理由能说服我。大众的感性更像是被“不哭不是人”的霸道言辞束缚了思想,又被拥着,推着去绑架他人的思想了,确实,我们的社会依旧缺少对言辞的宽容。其次,对于作者觉得“好电影不相信眼泪”
,我仍觉得不妥。我曾为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艾利斯与安迪的重逢而落泪,在内心为他们高呼“自由万岁!”;我曾为《天使爱美丽》中艾米丽的善良的行动而落泪;我曾为《樱桃的滋味》中巴迪望着的那棵樱桃树,那片星空而落泪,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。所以好电影未必不会使你落泪,只是泪的含义不同。纯属用来催泪的悲剧会使你落泪不停,但最终只是眼睛酸痛。而有些泪,落了,视野忽然似乎变得广阔了起来,又像是从心上流过,心灵又来到了另一个高度。一个下午,实在按耐不住内心的想法。希望对于电影,少一些庸俗的造势。希望这个社会能宽容我的言辞。

想起埃尔文 怀特的《大海和吹拂着的风》
大海是年少的向往,风是年少的伴侣。
在青春醉倒的怀与岁月流逝带来对平静的渴望之间徘徊,是暮年光景里大多数人的通病。

而年少的我有一颗渴望年老的心,喜欢泛黄的扉页,喜欢枯卷的叶,即使是踏碎成年代的情怀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有味道。

人,爱说话。而话的字数随着时光的匆匆过往,越变越少。真如那句“欲说还休,却道‘天凉好个秋’。”

最后两个月。


  我一直在上帝的光辉中生活。我总是将自己的命运祈祷于上帝的心情。明明是没有信仰的人,但是却总是祈祷。这是为什么自己也不清楚。若是自己没能幸运,便觉得是自己做了什么事让上帝不满意了。



但现在的我不想再活在他的光辉中,我宁愿失去幸运,在逆境中百受折磨,直到看见新的自己。


我渐渐领悟到了世界的不同滋味,所以我更加要在这个黑暗的角落里挣扎,挣脱逃离。但我不会一走了之,我要,我要加倍努力然后用自己的光辉照亮这个角落。